我有朋友是医生,我问了他,是不是可以去他在的医院,把我的tumor切掉。他说可以。

我想也许,连同你以及和你有关的所有记忆,可以一起切除。

我知道我得切了它,或者要继续吃药,因为它最近又开始疼…… 在我最痛苦的那几个月它都没有疼,可是现在开始疼……


评论

© Ben | Powered by LOFTER